墨香小说>青春>无辜社畜被疯批们做到强制高潮 > 3P双龙,菊X开b,被C到失控,嫩B被C到失撅起P股求3
    那两瓣雪白浑圆的臀尖还隐隐发着烫,大手掐着臀肉挤压揉弄时还能听到肉缝里隐约传来的黏腻水声,许多多被揉得浑身发软,等他反应过来时,纪元那根青紫色的大鸡巴已经在虎视眈眈地磨他的穴缝了。

    “不……不行,不要了……”,许多多惊慌地摇头,白皙无暇的脊背弓起,这是一个抗拒想要逃离的姿势,因为分腿坐在身上的姿势,许多多下体门户大开,湿软的穴肉在阴茎的磨擦下颤栗发抖,但依然柔媚地微张着滴水的小骚洞,湿热的凹陷处在龟头重重滑过时不由自主地翁张,几番试探后那粗大的阴茎便毫不客气地再次顶开了媚肉。

    食髓知味的骚穴刚一被进入便欢愉地蠕动起来,湿热的内壁蠕动着将那肉刃向内吞吃,像是饿了许久般饥渴难耐。

    “嗯啊!!!”

    被操熟的穴不像一开始那般紧滞,湿热的甬道熟练地迎合着肉棒的顶操一收一缩,酥爽的快感让许多多忍不住叫出声来,纪元一下下地向上挺腰,粗长的肉茎熟门熟路地找到许多多里面的敏感点不快不慢地顶弄,感受着肉壁随着他的频率不住地痉挛收缩,这种操弄方式的刺激不如方才激烈,但却能保持细水长流的绵延,两个人都不至于太快高潮,可以更肆无忌惮地享受性爱的快乐。

    “嗯啊!好深啊……啊,舒服……肏死了……大鸡巴顶的好深……嗯啊……唔唔”

    许多多的淫水很多,被操舒服了之后更是泛滥成灾,滑腻的汁液在穴里咕啾作响,溢满之后又顺着交合的缝隙淅淅沥沥地流淌下来,好像失禁了一般绵绵不绝,他喃喃地低声哼叫,嗓子眼儿里像是沁了蜜一样甜软,勾得段竹不断地去吻他的唇舌,舔他敏感的上颚。

    许多多因许久没打理变得有些微长的头发湿哒哒地黏在白皙的颈项上,被蹂躏得红肿不堪的唇瓣微微张开,甜腻的呻吟从里面细细地逸出,听得人骨头都酥了,他扭动着细腰将穴里的东西吃得更深,隐藏在角落的骚肉都被那粗大的柱身来回顶着抚弄,每一处内里都被妥帖地理顺了操软了。

    纪元啃咬着他又优美的肩颈,犬齿咬住柔嫩的乳尖轻轻研磨,耳朵里是他似哭非哭的浪叫,爽得他双手死死掐住对方的后腰,发狠一般狠狠揉掐着两片白嫩的肉臀,像是要把对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凌辰见许多多已经被纪元操爽了,脸上闪过复杂的神色,像是嫉妒又像是不怀好意,他来到许多多的身后,用手沾取两个人交合处的淫水,细心的涂抹在许多多紧闭的菊口处,随后右手缓慢的在后穴里又小心的探入了两根手指,一阵轻微的搅动后,两根手指将那小小的肉洞撑开一个小口,紧致的括约肌条件反射地收缩着,露出里面殷红的肠肉。

    像是感觉到了身后危险的气息,许多多有些不安的挣扎起来,但力度对于纪元来说几乎可以忽略,反而被纪元从后面伸过来的左手捏住了下巴接吻,舌头被吮得发麻。后穴里已经吃进了三根手指,凌辰并拢着手指在顾世嘉体内旋转抽插,指腹轻柔地按摩着湿热的肠壁,力求让许多多尽快放松下来。

    偶尔分开的手指将肉洞撑开的更大了一些,娇嫩的菊口弹性极佳,收缩之间正如一朵娇艳的粉菊悄然绽放。扩张做得差不多了,凌辰抽出手指,两手掐住对方的臀瓣往两边掰开,露出中间红红的小小的菊洞,然后用自己青筋暴起的狰狞肉棒对准了微张的菊穴,龟头碾磨着肉褶一点点挤入窄紧的小孔。

    “嗯啊……啊,不要……那里……啊,疼……啊太大了,大鸡巴要撑坏了……唔,啊……”

    肉棒进入那一瞬间的挤压包裹感让许多多又疼又爽得叫出声,凌辰雄厚低沉的粗喘仿佛野兽般充满了强悍的占有欲,许多多的身体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浆果,内里是柔软的果肉和甘甜的汁水,咬一能甜得人神魂颠倒。

    纪元缓慢的减轻了肏干前穴的动作,沉默的看完了开发许多多后穴的全程,直至凌辰扣住许多多不管不顾地给他的菊穴开了苞,并开始了粗暴的抽插,粗长的阴茎拔出至龟头处再重重顶入,紧热的肛口严严实实地圈住柱身,急速摩擦的快感爽得两人同时发出黏腻的低喘。

    许多多浑身颤抖着后仰起身体,抓着纪元的手臂,眼角簌簌滚下泪来。粗烫的肉刃贴合着紧窄青涩的肠壁,将滚烫窄穴撑得近乎透明。凌辰扶稳了他被揉捏得泛红发烫的腰,深深插进这处青嫩湿穴的深处,顶着里面那一道柔软绵肉疯狂碾磨。肿胀肉物将湿嫩肠肉插得汁水四溅,丰沛淋漓地从肉壁中分泌而出。悍然插入宫口的肉棒与肠道内抽插着的鸡巴隔着一层薄薄肉壁来回插弄,干得许多多四肢酸软,脑子一片混沌,只能恍恍惚惚地发出哭泣似的呻吟。

    可怕的快感从被填满的小腹内升起,如同狂浪一般分散冲向他的四肢百骸,他惊喘一声,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敏感收缩着的红艳嫩穴喷发着稠热黏腻的汁水,将插入其中的肉棒紧紧含吸,“慢、慢一点…啊啊…要死了…肚子好酸…涨死了…哈啊……要被死了……干死……呜……两个大肉棒要干死我了!!”

    听到许多多尖锐的淫叫,知道他已经开始适应,凌辰和纪元也放开了动作,不再顾虑,两根粗硕鸡巴抽插的速度愈发加快,将雪白湿腻的臀肉撞得靡红不堪,两瓣湿软分开的花阜早已肿艳如桃,黏糊糊地悬着一层胶液似的精水,衬得花肉娇红欲滴,晶莹皮肉上缀着细密的汗珠,被抽插交合的水声震散,晃荡着滴滴落在床上,许多多被架在二人中间,两腿极力分开。

    两处湿热嫩软的甬穴各自被一根粗长的深红鸡巴所深深贯穿,飞速地进进出出着狂肉猛插,湿黏红肉在鸡巴的拖扯下被拉出紧窄肉穴,带着一层湿腻腻的莹润精膜,与边缘嫩肉堆叠锁死在穴眼儿之外,他原本平坦光滑的洁白小腹微微的鼓起了一点,隐约是一根肉棒的形状,长度直直深入该是子宫的地方。

    许多多哭泣着急促喘息,两腿肌肉紧绷,呈现出艳丽至极的潮红,雪白足趾紧紧勾起,连脚掌上都是因快感而淌出的细密湿汗,自臀部的地方在疯狂的撞击下被干出一波又一波的柔白肉浪,就连两只不大的小鸽乳也随之飞荡出一条淫乱的弧线,硬挺奶尖儿泛着靡丽红泽,抖开了一阵雾蒙蒙的红光。

    “不,不…哈……啊啊…爽死了…呜…不,不行…不要干了…要去了…哈哦哦…要去了…要尿出来了…尿出来了啊啊啊!!!”

    忽地,被二人扶着腰狂肏着的许多多尖叫一声,湿红的女性尿孔一阵猛抽,大量的热液从他细细抖着的身体内喷发而出,迅速的洇湿了一片床单,淡黄液体“吡溜呲溜”地从那处痉挛翕动的窄小红窍内喷涌而出,拍打在二人的腿上,冲来了一道晶亮清透的水流,他浑身抽搐着瘫软在二人的身上,尿孔仍旧抽动着喷发不止,两处敏感嫩穴疯狂痉挛着绞紧了各自吸吮着的粗大肉棒,逼得两个人人愈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